一品酥

霹雳、东离、金光三修,霹雳补老剧,东离金光追更,有想法就割点腿肉。

【凛雪鸦x霁无瑕】一个基于美貌的拉郎

我可能是太闲了……但是他俩真好看……感觉很有意思,爱骗人的坏鸟和虽然有点容易被骗但其实超硬核(?)的霁姐姐。霁无瑕这样一心向善的前任恶人应该很符合坏鸟选猎物的目标,但是她又怎么会是随随便便崩溃迷失本心的人呐



凛雪鸦坐在一口枯井边。

井栏很矮,井底也不见深,有一块废石料竖在井口,上凿无名走卒墓五个字。

深寒无月夜,一个人,一管烟,还有一头沉睡的虎。

这样诡异的场景下,凛雪鸦却只是拿着烟杆吞云吐雾,倒不是他不愿意挪地方,只是他双脚被一串铁链锁住,寸步难行。锁链的另一头,就连在那块古怪的石头上。

风声阵阵,不知何时,夹杂了轻如呢喃的歌声。

凛雪鸦的面上波澜不惊,只是微眯起一双眼,朝前看去。不一会儿,目光所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,像是无人荒原上乍现的一团萤火。轻轻吸气,仿佛能闻到一阵独特的冷冽。

走近了看,是一个女人。她梳了个高髻,一张脸小小的,被半边发丝遮着,看不清长相。她穿了一水的蓝衣,搭一件白绒滚边的披风,腰上悬了个精致的酒囊,手上提着一盏灯,步伐很稳,看那气势,是个高手。

凛雪鸦看向她的那一瞬间,她也看了过来。

白发被吹起,露出一张极为惊艳的面孔。她挑挑眉,率先开口:“嗯?你是何人?”

凛雪鸦回以一笑:“在下鬼鸟,被困在这个地方。”

看他优哉游哉的样子,实在不像是被困的。霁无瑕想了想,问道:“是何缘故?”

凛雪鸦手腕一翻,用烟杆指了指井口的石头,道:“看到了吗,这是一块石碑,石碑下压着一具尸体。”

霁无瑕便问:“是什么人的?”

凛雪鸦道:“是一个很值钱的人。”

这话留的想象很大,霁无瑕露出一点恹恹的神色,似乎是准备走了。

“喂喂,这位美丽的姑娘,你不准备听完在下的故事吗?”

霁无瑕道:“你讲话太温吞了。”

“哈,那我只好向姑娘告罪了,只因我在这里坐了七天七夜,太久没和别人说话了。你是第一个主动开口问我的人。”

霁无瑕扫了眼他边上的睡虎,明白过来,于是席地而坐,道:“那你说吧。”

“需知谈话的精髓是要你来我往,我一个人唱独角戏,岂非无趣?”

霁无瑕露出意味不明的眼神,道:“我看未必,你一个人就足够有趣了。”

“咳……”凛雪鸦道,“好吧,事情是这样。这具尸体,曾经拥有一颗天价的人头。”

霁无瑕明白过来:“他有很多仇家?”

“不止如此,他也不知为何运气特别的好,非常难杀,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失败,赏金也跟着水涨船高,就打动了一些人。”凛雪鸦露出追忆的神色,“有一个厉害的杀手,他杀过许多的人,但是他很缺钱,所以他盯上了这个目标。”

霁无瑕问道:“所以这个人就死了么?”

凛雪鸦故作神秘:“是也不是。这位女侠,你要不要来猜猜是怎样一回事?”

霁无瑕看了看他脚上的铁链,道:“是你杀了他?”

这一句,便让凛雪鸦笑了起来。

“没想到女侠居然是在下的知心人。”

霁无瑕显然不喜欢这样的轻佻,道:“吾唤霁无瑕。”

凛雪鸦称赞道:“好名字。”

“那么,你为什么要杀这个人?”霁无瑕转开了话题。

凛雪鸦如实答道:“因为那位赫赫有名的杀手是个恶人,我不想他得偿所愿。我同他说,掠风劫尘的人头比这个人的还要昂贵,更重要的是,他不需要去找,我就是掠风劫尘。而且我和那个人的不同是,我已经想死了,只想死前再拿一笔人头费,挥霍一阵。”

“他相信了?”

“你不信我是掠风劫尘吗?”

“掠风劫尘是谁?”

凛雪鸦被噎了一下,才道:“是个盗贼。”

“也是恶人?”

“大恶之人。”凛雪鸦的唇边泛起一丝笑意。

霁无瑕追问:“那结果如何呢?”

“当然是……”凛雪鸦说到这里,抽了一口烟,“失去了两个猎物。”

霁无瑕听了,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难道你不是掠风劫尘?”

“唉,”凛雪鸦状似无奈地叹气,“他想杀掠风劫尘,和我鬼鸟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哈,诡辩。”

“但他无法证明我是掠风劫尘,”凛雪鸦道,“同时他也失去了这个人。”

他这样一说,霁无瑕的目光又转到那块石碑上去。

“无名走卒?”

凛雪鸦道:“他生前是个很威风的权贵,我就让他死后无名。”

“听起来是某种恶趣味,这头虎呢?”

凛雪鸦道:“这头虎被喂了猛药,需要睡足七日,之后我想让它来守墓。”

“你怕那个杀手来盗走这个人的尸体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你将自己锁起来?”

“我怕不这样,我撑不到第七日就想跑了。”

霁无瑕下结论:“你的故事和你这个人一样无趣。”

凛雪鸦不以为然:“你听完了这个故事还不对我拔剑,证明事实并非像你说的那样。”

“我为何要拔剑?”

“因为我是个恶人。”

“是,你是个恶人。但是……”霁无瑕顿了顿,似乎是在回忆,过了一会儿才说,“但恶人并非要赶尽杀绝。”

凛雪鸦含着一丝玩味:“你似乎感触颇深。”

霁无瑕不言语,砍断了他脚上的铁链,将它捆在了那头睡虎的脖颈上,睡虎还未醒,但经她一拖,居然顺顺利利地往前挪了。

力量真惊人,凛雪鸦下结论。

霁无瑕头也不回,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珍惜别人的手下留情吧。”

等她走出老远,凛雪鸦才笑起来。

“啧,我的计划被她破坏了。”

真有意思……

女琊。




(解释一下下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,小坏鸟刚刚捉弄玩上一个猎物,然后遇见了姐姐,于是心里有了新的计划)

后续请点这里

评论(21)

热度(23)